懒鱼——没有人催文真的是舒服

一般放大假才会更

懒加话痨,但是一般很少主动过那种

超级喜欢金和日向创,谁敢在我面前骂他们小心点啊

文绑@你眼中星河缈缈,不吹soki,思想有问题

那个啥,你们想看哪个我内心好有点底

@你眼中星河缈缈

〖疯狂暗示〗


希望没有人催

〖all金〗金看了粉丝给他的小黄文后……

论坛体不歪楼怎么行呢〖已经歪到大东北去了〗

文笔渣注意!!〖文笔渣啊啊〗

嘛……写文最重要的是开心嘛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能不能留下评论呢




1 L 矢量箭头
哇啊啊啊,你们给我看到是什么啊啊,我还是个孩子啊?!!

2 L 瑞金之催
小天使怎么了?今天貌似超级激动的样子……

3 L 雷狮永远不能菳
小天使难不成……〖笑容渐渐猖狂〗

4 L 雷狮今天撩不了金
等等,小天使应该是看了什么奇怪的东西才会这样子啦,你们这些人是不是想到哪里去啦!

5 L 我一锤就是嘤嘤锤
小天使你怎么了?@矢量箭头

6 L 防火防盗防雷狮
说,是不是雷狮又把你弄哭了?!!

7 L 雷狮我诅咒你不能菳
雷狮你有没有良心!!人家小小金还是个孩子!!欺负小孩子做什么!!

8 L 金乖我们不理雷狮好吗
金,说!!是不是雷狮!!〖报警的手蠢蠢欲动〗

9 L 格瑞永远都不能主动表白金
楼上永远粉切黑。

10 L 那群人不可能娶到金的
闭嘴,你也是!〖大声逼逼〗

11 L 破坏队形的大恶魔
小天使我求求你出来吧,那些妖魔鬼怪太恐怖了,我完全破坏不了队伍。

12 L 矢量箭头
我刚才回来发生什么事了?

13 L 金的老婆
呜嗷,扑抓我老公!

14 L 金已经在我的床上了
你老公真棒!

15 L 禽兽远离我的金
禽兽不如!!看我id就知道我想说什么了。

16 L 矢量箭头
你们到底是来刷屏还是听我说话啊!

17 L 金说什么都是对的
咦咦咦,金别生气,我们认真听。

18 L 想佛啊
应该不关于雷狮,雷狮应该没有做让小天使怎么为难的事情……吧。

19 L 矢量箭头
抱歉,就是雷狮,雷狮他,居然煽动我的粉丝给我看黄段子!!哼,下次吃东西绝对不带上他!!谁劝都没有用。

20 L 金说什么都是对的
我心疼18楼的脸。

21 L 星月魔女
哟,不就是看了同人的小黄文而已有必要这样嘛。

22 L 矢量箭头
凯莉?!!

23 L 凯金一生推
我的天,凯莉!!

24 L 凯莉看看我家金啊啊
天啊,为什么凯莉出现在金的帖子里,四舍五入不就是秀恩爱嘛。〖胡言乱语〗

25 L 瑞金之催
我默默看着那个不上进的闷骚芦苇,眼泪刷得留下来。

26 L 雷狮永远不能菳
别说了,雷狮也是,报团一起哭吧。

27 L 矢量箭头
不许刷屏啊啊!

28 L 星月魔女
噗,傻小子,至少你说说为什么发帖感慨啊,还是说你之前没有看过小黄文?

29 L 凯莉看看我家金啊啊
天,那个宠溺的语气!

30 L 矢量箭头
其实我想悄咪咪问一句,凯金小姐姐们,是不是都是恶魔。

31 L 雷狮我诅咒你不能菳
等等,怎么说,雷狮把凯金小黄文给了金,我的逻辑是不是出现问题了。

32 L 瑞金之推
怪不得我看他今天的头巾那么绿。

34 L 金的老婆
等等,你们关注的不是金看了女子和他的小黄文嘛。

35 L 防火防盗防雷狮
那个不重要,重要的是,凯莉在这里啊啊。

36 L 星月魔女
噗,是不是看abo吓到你啦?

37 L 柠檬圣女
金……可以来我这里……我刚刚买了柠檬蛋糕……很好吃的。

38 L 柠金我的爱嗷
切,人家都已经邀请金到她家了你们呢。〖看弱鸡的眼神〗

39 L 渣渣是嘉德罗斯的爱称
……

〖留下弱者的泪水〗

40 L 雷德和金不是挺好嘛
我已经考虑要不要先婚后爱了。

41 L 甜品第二杯半价哦
歪楼已经成为了习惯了嘛?

不过……金那里有没有什么男男的……

〖卡金女孩的乖巧凝视〗

42 L 矢量箭头
有啊,刚开始就是男男的小黄文,其中雷狮最多……还有我就是想问问雷金为什么那么多小黄文?

43 L 雷狮永远不能菳
这个信息量有点大……等等,哇啊啊啊!!〖土拔鼠尖叫〗

44 L 雷神之锤
哟,小鬼,看得怎么样啊?

45 L 矢量箭头
唔啊啊,别说了,真的是羞耻,为什么文里的我叫得像女孩子啊啊。

46 L 我一锤就是嘤嘤锤
跪求金私发。

47 L 歪楼大部队
我觉得这个已经歪到不能挽回的地步了。

48 L 卡金女孩要吃糖
求求你小天使,发过来啊啊。

49 L 矢量箭头
我是绝对不会发啊啊,因为里面有凯莉拿着武器来菳的场景啊啊!!超级羞耻啊啊啊!!〖注:那个凯莉可是真正的女孩子,没有下面那个的!!〗

50 L 幻金报团
小天使刚刚说了什么……我有点懵逼。




到50粉啊……〖沉默〗

大家好,我给大家表演一个口技:


咕咕咕咕咕咕咕!!!

哈哈哈哈哈哈〖笑容猖狂〗

〖all金〗明明认真的讨论体你们怎么……〖上〗

我觉得我真的不适合沙雕

咳,因为只是粉丝的搞事情所以没有ooc啦

喜欢清水的别点哦,嫌文笔的也别点

后续没有系列

以上,溜了溜了








1 L  〖楼主〗一个真正的好爸爸
各位喜欢参赛者对你说什么话呢?请不要介意大胆说出来吧,我会对你们的意见进行参考哦。

2 L
前排!

3 L
前排……等等,官方要搞事情了?〖突然兴奋〗

4 L
我还要缓一下这个巨大的消息……

咳,就是说,官方会窥屏看看我们喜欢参赛者对我们说什么咯?

5 L
要是这样……请让安迷修对我说晚安小姐姐谢谢,我失眠了可以听这句话睡觉觉了。

6 L
请务必嘉德罗斯对我说一句话,就一句话:一堆渣渣好嘛!!求您了官方爸爸!!

7 L
官方爸爸我也求您了,金就不能对我说一句主人你回来啦!!啊!!我给您跪下啦!!

8 L
爸爸你就不能再发一句金宝的话啊,有那么困难嘛!

9 L
刚才我想要雷狮对我喵喵叫的,现在,我选择了金对我喵喵叫了。

9 L
你别说了,就在前一秒我还想着佩利的,现在一想想金对我说:“主人,这个项圈太紧了”我就荷尔蒙分泌过多了。

10 L
卧槽,金还是一个未成年的孩子啊,怎么一堆人天天对他想着猥琐的事情?

11 L
我也是,可是一想到金脸上的不知名白色液体我就……

12 L
……我也是啊。

所以啥时候会有金对着我说“不要这样,好痒”之类的话。

13 L
楼上快醒醒,厂长叫我们起来搬砖了。

14 L
我……可以请求官方发一句:“不要这样……雷狮……唔……好大”这句话嘛。

15 L
卧槽,你们为了自己喜欢的cp已经丧心病狂了嘛?

请官方要金用喘气的声音说这句话。

16 L
我是不是点错了?

17 L
重新再点一次吧……

我就是这样的……结果还是一样……

18 L
喂,你们有看到过哪一个官方会这样搞事情啊!!天天只想着自己迷的cp就没有顾及到官方爸爸的感受嘛!!做人要有良心好嘛!!还有你们就没有想过金的感受吗?!!

所以为什么不“格瑞……不……唔,我再也不——啊哈……不敢了……”

19 L
我看到前面的话我的良心在痛着,后面……我选择了原谅你并且赞同你的话。

20 L
格瑞不是天天原谅嘛?现在已经是芦苇哥了你们还想怎么样?

21 L
芦苇哥真的是很形象了。

22 L
格瑞:我选择原谅我老婆给我发的原谅卡。

23 L
生动形象又不失风趣地表达了格瑞此刻内心复杂的想法,不仅体现出了格瑞内心的妈卖批,还表现出了他的头发已经渐渐地偏向了不可控制的地方,就如同他的应援色一样的颜色。

24 L
语文老师交给你答题技巧你用在这个地方了?你看语文老师都带上了原谅你的绿帽子啊。

25 L
你们慢慢争,我选择吃瓜看着你们做出决定。

26 L
真是够了,你们除了开车就没有其他玩意了嘛!!有没有点品味!!

强烈要求金和安迷修来一个婚礼时那个我愿意,雷狮当教父。

26 L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对雷狮有多大仇至于这样嘛……我觉得你做得很对。

27 L
各位好,我来讲一个笑话:楼上的是雷狮真爱粉。

28 L
哈哈哈哈哈哈哈,那么格瑞和金结婚了我强烈提议让嘉德罗斯当捧戒指盒的小花童怎么样?

29 L
卧槽你们都是魔鬼吗?

30 L
官方爸爸应该是内心笑眯眯,其实想说一句话吧……反正卡金结婚请让我担任神仙教母谢谢。

31 L
出现了,这里一股清流!!

32 L
30L就是一股清流啊啊啊!!!不像我们,天天想着搞事情……

33 L
朋友真的没有考虑一下瑞金嘉啊?

34 L
楼上的你是不是想金一直睡在废墟啊?有没有点良心!!

我选择了入股买买买。

35 L
这几句话虽然才三句,可是这样可以表现出楼上的心境从抗拒到了欣然接受,可以体现出王境泽定律。

36 L
秀啊,这里怎么那么多人才?

37 L
被官方爸爸挑逗出来的人才吧……

我选择兄弟金,嘻嘻。

38 L
一想到卡米尔对金说“放松下来,我等会还要再进去的”还有雷狮的“小鬼,嘴张大点”,之后金的“呜呜”的小声哭泣就兴奋起来。

39 L
停,这里不是去朋友道路的车啊!!〖兴奋到带着变态〗

40 L
我觉得楼上的人是不是……抖m啊?

41 L
其实,我比较喜欢听黑紫堂宣告着他对金的占有欲什么的。

42 L
最好加上肉沫,或者“就算金不喜欢这样的我,我也不会放手了”,嘻嘻,想想就兴奋。

43 L
你们就没有考虑过一起吗?〖单纯的小眼神〗

44 L
不!!我只选择雷金,我只想看雷狮带绿帽!!

45 L
真的怀疑你们到底是不是雷狮粉?

47 L
一起啊……嘿嘿嘿,真是让人刺激不已啊。

48 L
官方会不会接受啊?算了我不管,一起不是更加好吗?“好朋友”就应该在一起啊!!

49 L
对,在床上的“好朋友”〖重音〗

50 L
咦?46楼飞哪里了?

〖all金〗祭品与背叛者

ooc预警!!

全篇偏血腥那种!!!

金可是很聪明那种!!

不符合现实那种!!!

来自取名废最后挣扎……





“嗯,可以说了嘛?”

“接下来说的是大概是很久的事情的,有时候记录里都是一些残缺不全的东西呢。”

少年放下了手中的牛奶,拿纸巾擦了一下嘴唇,并且把纸巾丢在垃圾桶里,对着对面那个自傲的心理学家笑了笑。

“不过在这之前,你知道心理学的人曾经被称作什么吗?”

……

这个只是一个叫“金”的人写的记录,记录里也是记载着什么不重要的东西了,最多的只是日常了。

但是却有一些记录很有趣。

然而一天,金刚才梦中醒来,却发觉和往常相比有什么不对劲——因为他在一个被鲜血覆盖的魔法阵中央清醒过来,立刻坐起来。

“……怎么回事?”

金本来想思考一下自己再睡觉前发生了什么事情,却被后脑勺一阵剧痛给打断了思路,他伸手摸了下,之后把手放在眼前——是鲜血!

“到底怎么回事啊啊!!”金连忙捂着后脑勺,不管是不是伤口的地方,他也不管了,立刻起身打算去找人,可是刚起来脚就在颤抖,而且没有一丝力气,金差点摔倒,还是扶着墙缓了好久才有力气向前走,边走边思考他现在的状况。

“脚会颤抖,没有力气应该是一直保持着这个动作有一段时间了,但动作是平躺着的,应该不会出现腿软什么的……大概是因为之前的激烈战斗加上了被击中倒下了过去大约了不到半小时才变成这样——所以在这段时间里我到底做了什么事情?!”

金不由地吐槽自己的经历,脚却开始渐渐没有力气了,捂着后脑勺的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放下了——已经因为失血过多要再次倒下了。

……,啧。

金咬一口舌头,痛觉瞬间让他从昏沉沉的状态中醒来,他还闲不够清醒,于是用力往墙上一撞。

咔——

撞到的地方貌似是个开关,墙瞬间开出一个洞口,金一不留神就倒进去了,然而他进去时差点吐了——被肉块和人体堆满了地面,鲜血已经可以说是形成一个小小的湖泊了,然而这个还不算什么;最重要的是,教堂的熏香也在这里,铁锈般的血腥味和浓郁的熏香交织在一起,散发出来的是让人作呕的难闻气味。

金捂住口鼻,走到了那个被鲜血沾到的桌子上,看见了上面摆放着一本摊开的书。

“可悲的人啊。”金轻声念着书上的字,心脏却跳着更加快了,仿佛在他遗失的记忆里,有个人曾经在火堆旁,温柔对着他念一般。

〖可悲的人啊,〗

〖沉迷于富贵的欲念中,〗

〖把杀戮当做了骑士精神的象征。〗

〖我们对此为神明感到痛心与惭愧。〗

〖然而神明却依旧选择了原谅这些愚昧无知的人啊,〗

〖他拿充满了罪恶的恶魔当做了容体,诞生与这个可悲的世界里,〗

〖让一切再次回归光明。〗

“罪恶的身体……”金再次念着这句话,眉毛再次皱起,“……是指哪种类型的?”

……

“罪恶的身体?”心理学师一脸冷漠,“这个真的是让我无语了。”

少年再次拿起了杯子,对着这个人笑了笑,“毕竟那书是这样写的嘛……你也不能改变他什么啊。”

“那么接着讲吧,我可是要看看,接下来的故事你怎么说下去?”

“嘿嘿,那么我接着说了。”

……
“pong——”是另外一个呆在这里人弄出的声音,金立刻转头,把手高高举起,闭上眼大声喊,“我是良民!!别开枪!!”

“金?”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金只觉得这个声音很熟悉,让他一直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疲惫感冒出来了。

有点想睡觉……

于是金渐渐把眼睛闭上了。

那个人在原地里不动了一会,貌似在想什么,最后决定了,直接把晕倒的金抱起来,走向了他现在所在的地方……

……

“所以后面的呢?”

“哎呀呀,抱歉,现在已经很晚了,再晚点回去他们会说我了。”少年起身,之后又想起了什么似的,转头对着那个心理学家说了一句话。

“忘记告诉你了,我名字叫金哦。”

心理学家愣了一会,等他回神了才发觉少年已经不见了,只留下门口那个铃铛在摇动,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怎么烂的东西感谢你们看完谢谢,嗯,要是有人真的喜欢去问麻吉后续吧……溜了

玛丽苏小姐姐告诉你她追金的事情

一个正经向的玛丽苏文

无法感觉到笑点那种!!!

ooc,当然存在啦!!!

雷狮吹和格瑞吹别打我,谢谢!!!

其中带了亲亲麻吉玩了 @你眼中星河缈缈 嘻嘻

以上


——————

作为一个玛丽苏,出场时一定要华丽又不失简朴,高端大上又不失田园风光……反正就是逼格又不失风骚,啊呸,风调的样子。

…… 所以看什么看?没看过出场带音乐和花束的吗?还是没有看过万里红毯从天而降啊?没见识。

然而当我的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脚刚迈出一步时,就天降积木的把我打晕了,在被宝石装饰的清纯的脸下留下了淡淡的,不可磨灭的红痕。

“这位参赛者。”虽然这个白发帅哥是笑眯眯地对我说,但是我还是觉得他下一秒就冲过来用积木砸死我,不过他怀里的金发小哥哥挺帅的。

下一秒我就证实了自己内心的想法,果然不辜负我一万的高智商。

“能不能别在您身上喷洒杀虫剂了?我的怀里的未婚夫已经被你的气味熏倒了。”

看吧,我真聪明。

“唔。”怀里的人终于醒来了,他慢慢睁开了眼睛,看到此刻的情景满是茫然。

咻——

好像有一把箭插中了我的心脏,带着点微微的痛意,但是内心传来的喜悦和动心是多么真实,让人感动到,留下了如水晶般晶莹的泪水,在阳光下折射出了五光十色的光芒,其中的包含着各色浓浓的爱意,足以让人为止动容。

“金,你醒来了?”那个玩积木的大龄男人对我喜欢的少年居然那么温柔说话,而且少年还看到了他很开心的样子,还温柔地叫了他名字。

啊,这让我痛不欲生,心脏仿佛受到箭伤一样,痛到我再也无法呼吸下去,于是,我晕了。

而在另一边,一个魔女冷漠地撤下了“追踪魔法”,旁边一个带着咸鱼发卡的女生抓了一下魔女的衣角。

“刚才我射出去的箭有没有搞伤人?”

“有,还刺中了心脏了,不过,你是为民除害,不要担心。”

“哦……对不起,下次再也不随意玩你的东西了。”

“没事,下次不要这样就好了。还有,你有没有眼药水,我觉得我的眼睛被彩光头发照有点痛。”

2

修养了一会后,我终于修复好了自己的身体,但是脸上那个红痕依旧没有好,低头懊恼着诅咒了那个大龄老男人的无情,之后拿起了我的用黄金和宝石还有珍珠磨合所制成的世界第一的超级防护霜抹在自己脸上。

看到镜子里的自己还是那样可爱迷人又那么高艳霸气,我自信地对着镜子中的自己笑了下,打开了我专属的系统秘密终端,准备来一场比赛。

嗯,问为什么我会在大赛上出现了秘密终端?因为,我是人见人爱的玛丽苏啊,没有毛病。

很快,一个比赛就这样诞生出来了,名字就叫做“凹凸第一美”。我自信地站在赛场中央,等待有真正的选手出现。 然而,我等到的不是女的,而是……两个男的。

我看到了我深爱的那个少年挽着一个白发芦苇头的神经病,像情侣一样说说笑笑,而且我的男人还抱住了他的手臂!!气得我面部表情扭曲起来。

“喂,那个人。”我叫住了他们,两个人同时转过头来,一脸疑惑地看着我。

“芦苇头,要不要我们来比一场比赛啊?赌注就是金。”我带着一分自信一分高傲一分不屑一分温柔地语气和他说话。

那个芦苇皱眉。

“我拒绝。”态度极其坚定。

“劝你看看我发到你终端的东西再说话。”

“……”

“赌什么?”

呵,男人,我对这个死芦苇头对金的照片〖自己画的〗痴迷表示中指。

“就赌你自己认为最优秀的那一面吧。”我决定优雅地把玩着我洁白如玉的手腕上的用贵重的沉香木所制成的镯子,将这个决定权交给了芦苇……才不是什么在喜欢的人面前娇羞呢。

“那……”

“那比星星好不好?上次我可是看到了格瑞一下子就弄出了星星呢。”金抢先回答了问题,他的眼睛已经激动到发出了亮光,我隐隐约约还看到了他后面貌似长出来一个猫尾巴,在摇来摇去的。

哦,我暗恋的人真是太可爱,想日……

“好,就这样了。”我拍案决定了这个比赛,芦苇头无奈地看了金闪闪发亮的期待小眼神,不由地叹了口气,算是默认了。

“那么,比赛开始!”

“你确定……”芦苇低下头,头发遮住了他的眼睛,“要和我比?”

之后我只看到了那个打了发胶的芦苇,他猛得抬头,撩起头发,做出了天下老子最美的狂傲姿态,旁边的小星星不要钱是滴向我这个娇弱无力又脆弱地像玻璃的女子砸去。结果,我那一半黑一半白还透着一点紫色的眼睛,彻底被闪瞎了。

好好好,你最美行了吧,凹凸第一美人。

还有金啊,为什么不来看看已经瞎了的我去夸格瑞厉害呢,难道,草根女主你不喜欢了吗?

3
作为一个玛丽苏,拥有世界上最美好的品质,即便是有时候被人侮辱了也要坚强起来。

为了我未来的孩子,我决定做一件大事情。

“所以,你绑架我大哥怎么就做了大事情了?”卡米尔的眼皮直跳,低头看着那个人亲手加了一堆珠宝装饰的蛋糕,恨不得把这个蛋糕一下子按到那个让他眼睛疼的人脸上。

“哼,那当然是,把金骗过来,拿金和你家大哥来换啊,反正你和金是好朋友。”我抬起了手,看着我的那用水晶打造成的水晶指甲,语气平淡又不失傲气。

因为在这之前,我可是查过了资料了。

卡米尔的脸黑了几分,然而之后快速回复了正常,脑子开始分析起来。

“……”结果分析半天都不知道她怎么绑架到的。

大哥能被这个人绑到只是……

卡米尔心情复杂,拿着宝石叉子的手微微颤抖。

“那么,你换不换?”

“我觉得你说的是假的。”卡米尔放下了叉子,语气坚定,“大哥的实力我也是很清楚的,他的实力可是大赛第四名,不会那么容易被你绑架的。”

“哼,大赛第四又怎么样?你也说了不容易嘛。”我嘟起樱花的嘴唇,眼睛里透露了骄傲和不屑还有自豪。

“就算他被你绑架了,也只能是他一时大意而已,他一定能逃脱出来的。”卡米尔起身,“对不起,我有事情要忙,所以失陪了。”

“咦?”我惊讶地看着卡米尔离开的身影,满脸震惊,眼睛瞬间变成了粉色。

怎么会这样,他不是兄控吗?

我一脸懵逼地看着他的背影渐渐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卡米尔边走边打开终端,点开了一个叫“未来的妻子”的名字。

“金,要不要去吃蛋糕?”

“诶,卡米尔你不是有事情忙吗?”

“现在没事了,走,一起吃蛋糕去。”

“好!”

然而关在箱子里动弹不得的雷狮:妈卖批,谁来救我。

——————

我的写绑 @你眼中星河缈缈

对,就是这个人,嘻嘻,有写绑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真的发出去了啊啊啊啊(⋟﹏⋞)

不知道会不会回复〖摊〗

要是这样真的就太开心了

没想到真的有人催更啊〖惊喜〗